走进荣裕 智能产品 LED装配 自动化整线 产品中心 典型案例 公司动态 联系我们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走进荣裕

湖北房县“三多书记”:约人到办公室打牌赢钱

时间:2018-09-24 14:29:46来源:本站 作者: 点击:
  在房县提起吕兴国,大家都称他为“哥们多、牌局多、票子多”的“三多书记”

  在房县提起吕兴国,大家都称他为“哥们多、牌局多、票子多”的“三多书记”。

  如果不是东窗事发,这位“三多书记”已经“安全着陆”了。吕兴国32岁任房县万峪河乡党委书记,42岁成为县国土资源局局长,56岁被提拔为副县级干部并担任湖北(房县)野人谷省级自然保护区党委书记。可惜的是,随着手中权力逐步增大,他忘乎所以,弄权腐败,最终晚节不保,受到党纪国法严惩。

  2014年12月17日,丹江口市人民法院以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判处吕兴国有期徒刑13年。

  权力的疯狂,首先是掌权者自己的迷失。吕兴国从一个公认的能吏,堕落为腐败分子,关键在于思想“出轨”,党性缺失。

  吕兴国出生在房县一个小山村,从一名公社干部,一步步干到副县级干部。从政初期,他守纪律讲规矩,工作有魄力,有勇于任事的美誉。特别是任房县万峪乡党委书记期间,他带领群众艰苦奋斗,使该乡一度成为全省脱贫致富示范点。

  1999年,42岁的吕兴国被任命为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,有了“大显身手”的舞台,吕兴国的人生就此发生转折。

  手握土地收储、土地出让等重权的吕兴国,成了开发商争相拉拢的“红人”。整日沉溺于吃请玩乐、推杯换盏,看到老板们一掷千金的“潇洒”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“无所不能”,吕兴国心态渐渐失衡。他在忏悔书中写道:“和这些老板们相比,自己的能力不比他们差,付出的也远比他们多,而自己一年到头辛辛苦苦,工资每月也就2000多元。”

  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的改变,使吕兴国心中奉献与索取的天平逐渐失衡。他对老板们献上的“殷勤”习以为常,对其送上的礼金礼品照单全收,天天与老板们推杯换盏、称兄道弟,甚至公开带着自己的情人和这些“兄弟”们出入酒店、歌厅、会所,关系好得如同“狗皮袜子没反正”。

  商人王某是吕兴国的铁哥们,在吕兴国“关照”下,获得城关镇警民街一块土地,并将孩子安排到县国土局上班,吕兴国也因此获得15万元“感谢费”。商人高某为了承揽工程、结算工程款方便先后送给吕兴国22万元现金……经查,吕兴国在短短数年就收受“哥们”、“朋友”送上的款物累计312.3万元。

  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靠金钱和利益建立起来的朋友关系不过是一个权钱交易的幌子,哪有真正的友谊可言。吕兴国尽管对“兄弟们”“关爱备至”,但他没想到的是,东窗事发之时,恰恰就是他的这些铁哥们“齐心协力”把他送上了法庭。

  爱好对于党员领导干部来说是一把双刃剑,既可以培育情操,提升修养,也可能由“好”而“贪”、由“玩”而“腐”。吕兴国正是被点中爱好“死穴”而落马的。

  刚当上房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时,吕兴国给自己定了一条“铁规”:决不以权谋私,决不收受礼品礼金。一开始老板们对此也是一筹莫展。

  然而,不久之后老板们发现,吕兴国有一个爱好——打牌。了解到这个情况后,老板们采取了“曲线进攻”的方式,频繁请吕兴国打麻将,赌注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吕兴国屡战屡胜,“赢”得盆满钵满,牌瘾越来越大,到了不分场合、不论时间的地步,一有空就约人到办公室抓紧时间“搞一下”。

  吕兴国在牌桌上轻而易举赢得一沓沓钞票,心知“牌友”醉翁之意的他也频频“投桃报李”,利用职务之便为“牌友”们承揽工程。在吕兴国的关照下,商人计某先后承接了房县榔口镇3个村的河堤工程,3个乡镇的低丘岗坡改造工程,以及房县国土局下属6个国土所办公楼建设工程。

  起初不把“小爱好”当回事,最终却被小恩小惠“拉下马”。8年间,吕兴国通过打牌非法所得55万元。他在接受组织调查时声称是自己放纵了“爱好”,糊里糊涂钻进了他人设下的圈套,“老板下了套,我糊涂钻;部下下了套,我勇敢钻;朋友下了套,我仗义钻。”

  办案人员表示,当前,有的官员喜欢打牌,就有人借机靠近你,有意输点钱给你,你赢了钱后,觉得这人不错。一来陪自己娱乐让自己开心。二来打牌赢钱又不是贪污受贿。正是有了这样不健康的爱好和想法,才会底线失守,将“私人爱好”与“公权力”混淆在一起,最终触犯党纪国法。

  小节之中有大义,爱好之中见品行。吕兴国的落马警示广大党员干部:“好船者溺,好骑者堕,君子各以所好为祸。”领导干部如果把握不好是非界限,最终就会因所谓“爱好”走上不归路。

  与吕兴国共过事的干部对其评价就是一个字:“怕”!一名干部说,吕兴国的作风很霸道,如果不按他的意图干事,就要被“穿小鞋”。

  吕兴国在县国土局局长岗位上干了14年,人熟地熟,无所顾忌。国土局班子其他成员对他是怕字当头,不敢问、不敢说,在县国土局,吕兴国“一言九鼎”。

  吕兴国在悔过书中写道:“只要和县主要领导关系处理好,在房县没有执纪执法机构可以监管我,上级机构又监管不到我头上来。”监管的乏力,使吕兴国逐渐把单位当成自家“后花园”。为了一己私欲,他拉帮结派,搞个人“小集团”,肆无忌惮弄权谋利。

  “要拿到项目和土地,得吕兴国点头。”这在房县商人圈中,不是什么秘密。商人计某证实,在做项目过程中多次找吕兴国汇报工作,吕都置之不理,于是开始一万元、两万元地送,后来发现没有“大手笔”,根本承接不到大的工程项目,为了得到吕的关照,钱越送越多,单笔高达20万元,吕兴国仅收计某一人的贿赂就达69万元。从此,在计某的项目上,吕兴国是有求必应,甚至主动帮其解决一些难题。

  赤裸裸的权钱交易,让吕兴国赚得“盆满钵满”,迷失在极度膨胀的欲望中。2013年5月,吕兴国在竞争副县级干部期间,为阻止个体老板高某揭发自己的违纪问题,甚至指使国土局土地整理中心从土城镇大河湾水毁工程中虚列30万元工程款作为“封口费”交给举报人。然而,法网恢恢、疏而不漏,即便他机关算尽,最终也没逃脱法律的严厉制裁。

  “悔不该私欲膨胀,被金钱迷住了双眼;悔不该丧失原则,把权力当作谋取私利的工具;悔不该无视党纪国法,把自己放在组织监督之外……”案发后,吕兴国的忏悔姗姗来迟。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